戈逸辰

我不信我寫不出來(咬牙
⬆來自一個打賭輸的人

如果-3

            在月退還沒爆發前,許久為開口說的暉侍聲音顫抖的問

  「是……是從什麼時候?」

  奧吉薩看了一下月退選擇了較為委婉的說法

  「表面上是為了在代替皇帝時,纏上磞帶遮住眼睛可以正常走路的訓練。」言外之意就是在殺死恩格萊爾(月退)之後的事

  或許是珞侍生長的東方城沒有如同長老團那樣奪取政權、喪心病狂的存在,這種事只能想像無法感同身受,於是在大家為那爾西忿恨不平時,冷靜的聽出了關鍵字

  「表面上?」

  「我想身為落月的魔法劍衛,我沒必要回答夜止皇帝的問話。」奧吉薩一臉恭敬的回答

  「黑桃劍衛回答這個問題。」聞言月退,看了下伊耶沒有要幫珞侍的意思,馬上下達命令奧吉薩回答。

  「陛下請恕我拒絕,這件事是落月的機密,只要有夜止的人在我也不會說,更何況還是夜止皇帝。」奧吉薩堅定的抗旨

  月退也不知道被人抗旨了該怎麼辦,這情況也不是武力威脅可以解決的,只好慌張的看著伊耶
  「伊耶哥哥……」

  雖然伊耶很想當作沒看到也沒聽到但是面對5個人炙熱的目光是十分艱難的一件事,況且他自己也非常好奇長老團幹了什麼事,但是……

  「喂!大叔,你說的機密是哪一方面的?」

  「是軍事方面的機密。」奧吉薩無法違抗伊耶的問題只能老實回答

  《軍事方面的機密……嗎?在我的印像中沒有提到任何有關代理皇帝或皇帝的機密,那因該是不太重要的機密。》

  因為伊耶平常都將有關文書方面的報告、及會議通通推給副官去處理,只有重要的事情或軍事費用……等會引響到軍事演練的事副官才會通知伊耶。

  然而伊耶沒有想到這件機密只在長老間流傳,連奧吉薩也是在拷問長老時,某個長老吐出的機密,所以地位高如魔法劍衛也完全不知到這項足以引響西方城的機密!

  「沒關係,你說把反正是皇帝命令的,有事就找恩格萊爾吧,有他在我們什麼人打不過!」

  「是,知道了。在少帝恩格萊爾被殺死後,因為當時正處於夜止、落月的對峙期,長老們害怕殺了三萬人的少帝死去,落月無法抵擋被激怒的夜止女王。

  當時的夜止女王是能和兩個神器修到器化的存在,而落月則無人可以使用神器!」

  說到這裡奧吉薩停了下來,又再問了一次伊耶

  「鬼牌劍衛你確定要我在這裡把機密說出來嗎?」

————————我是笵統的吐嘈分界線————————

  《長老團要不要這麼變態啊!!

       在月退當皇帝時把月退的眼睛用磞帶綁起來,在偽帝時居然直接把人弄瞎,難不成當皇帝的條件是看不見嗎?!

  矮子啊!人家說是機密就不要問啦!硬要在我們在場的時候問,大叔問的好你們先換個地方說啦,不要到時候又說要殺人滅口!!

  珞侍你就別一副興致勃勃的表情發問啦!!現在最重要的是降低我們的存在感,讓他們忘記我們的存在。

  呼~幸好沒人在乎我要不然我這張嘴開口不知道會說出什麼反話……等等、我是不是立下不好的flog。》

——笵•這章沒出場希望真不在場•統

嗚、嗚沒想到還有喜歡伊那的小夥伴在看我的文,於是立馬更了一篇(其實早就打出來只是忘了發(•///•),ps:下一章是真的還沒打////),希望大家喜歡(比心
  

這幾張是在莫內斯克等極光時極其無聊的作品(○゚ε゚○)
對最遊記和陰陽師的告白(´∀`)♡
ps:字應該沒寫錯吧///,當時手快凍僵了就偷懶用簡體字ww
再默默加上神秘生物(?)的進化史。造物主是我呦~(/ω\)

胖伯伯(路人視角)

{  胖伯伯到我家已經三年了。不知為什麼,我總覺得父母親似乎很怕他。
  三年前,一個大風大雨的深夜,隨著不住傳來的巨雷聲響,「砰」的一下,胖伯伯他一腳踹開了家裡的大門-披頭散髮,滿身泥污,身上少說十七八道傷口,像噴泉般的鮮血還不住汩汩流出 - 一眼看去,跟惡鬼沒兩樣。

  但奇的是父母親吃驚的程度遠大於害怕:父親以我從未見過的逸度關門關窗,母親也像變魔術一樣拿出許多外擦內服的藥品,同時把我趕上床睡覺。

  第二天,全身是傷的胖伯伯就在家裡住了下來。三年來,胖伯伯對我很好,也教會我很多我不懂的事;只是我一直在想:胖伯伯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一個人?他有著什麼樣的過去?為什麼他渾身是傷出現在我家?還有,為什麼父親跟母親似乎很敬畏他呢?這些謎團一直讓我百思不解。

  直到前天}有一名長相青澀的高中生來到我們家,我曾在電視上看過他,他是大名鼎鼎的高中生偵探「工藤新一」據說他曾經消失過一段時間直到三年前他又再度成為新聞版面的話題人物,不知道他來我們家有什麼事?

        在我回到房間拿紙請他簽名的時候媽媽突然把門關上要我好好呆在房間不許出來,等到媽媽打開門和我說可以吃晚餐時,客廳只坐著胖伯伯和一臉嚴肅的爸爸而工藤新一卻已經離開了,只見胖伯伯以平日開朗的笑容走向我「孩子你喜歡我教你做的各種東西嗎?」˙我想了想我房間中有趣的蝴蝶結變聲器、給我用的手錶型麻醉槍還有以防我迷路的眼鏡型的GPS定位螢幕……「喜歡!」我這樣大聲的回答「好、好、好!之後要去念工學部喔!」

         胖伯伯開心的大笑開心的走向廚房,一如往常的度過一個平凡的晚上完全沒有因工藤新一的到來產生變化,但到了隔天早上胖伯伯卻消失了,而不管怎麼問父母都只會重複「等你長大之後就知道了」。
  
  在胖伯伯的消失之後時間已經過去六年了,我已從當年時時刻刻念著胖伯伯的孩子長成即將面臨畢業的高中生了,在當年胖伯伯離開後,我發現附近時常會有穿著黑色大衣和黑色帽子的可疑人物在附近走動彷彿是在找什麼人或東西?

         最讓我印象深刻的其中一人有著漂亮鉑金色長髮的男人那頭長髮總是吸引著我的目光,可惜那時父母總讓我呆在家裡不讓我出門那時我就在家中渡過了一個無聊的暑假。
  
  而到了國中畢業父母在我的生活中投下了一顆原子彈讓我的生活產生了翻天赴地的變化原來他們是FBI的隱藏人員讓我最訝異的還不止如此,他們和我說了許多我一直以為只會在電視或網路小說中出現的情節像是神秘的黑暗組織、讓人變小的藥、FBI、CSI……之類與我生活毫不相干的事物而胖伯伯的出現也是因為他們計畫中的意外,六年前因為胖伯伯研發出破解了黑暗組織讓人變小的藥因而遭人追殺,在FBI和CSI的計畫之下被嚴密的保護可是卻因為內奸的通風報信洩漏了胖伯伯的位置而被黑暗組織攻擊,這場攻擊讓黑暗組織失去了內奸無法確定胖伯伯的位置也令FBI決定將胖伯伯躲藏在我們家。

        直到三年前黑暗組織再度發現胖伯伯的蹤跡迫不得已只好緊急讓胖伯伯離開。
  
  之後在得知一切真相的我日子卻毫無變化只是曾在電視上看到新聞報導名偵探工藤新一破獲地下不法組織而被逮捕的人中有一位鉑金長髮碧色眼睛的外國男子讓我想起了那宛如非現實的童年回憶,到了現在依舊記著胖伯伯所帶給我對於機器的樂趣,於是選擇了某大學的工學部有如上天所安排的我在工學部的照片中找到了幾乎沒有改變的胖伯伯並得知他在業界中的稱呼「阿笠博士」,可是卻沒有任何人知道他的下落。

【其實這是我的作業題目《胖伯伯》的作文接龍,據老師說他延續了這個作文題目好幾年了,不知道有沒有學長、姐看到,來以這個題目來認親吧!(/ω\)
ps:{}中是題目喔!!
pss:為了私心偷偷為打出對男神的心聲(´∀`)♡】

如果-2

  【最近又重看了一次沉月之鑰發現有關心聲、想法以及心靈溝通是用雙引號的不過我是用手機打的,而手機打不出來,我就用《》這章開始改!!】

  大家看著那爾西消失在門後的背影。

  「誒!!那爾西真的瞎了,等等我應該驚訝先驚訝那爾西瞎了,還是要哀傷那爾西說不關我的事,嗚嗚。」最先反應過來的暉侍

  「廢話連那爾西和你的通信都要我幫你回,他有問題找你,你又丟給別人,你活該。」反射性吐嘈暉侍的笵•驚訝的連詛咒都嚇傻•統

  在暉侍和笵統的對話使得其他人也跟著反應過來但其他人都還來不及說話時,一直低著頭的月退率先把屬於自己充滿殺意的黑白質變空間放了出來。

  《雖然現在我不曉得我對他究竟是恨或依舊喜歡著他,但他曾經是我最喜歡的人!我不想…讓他體驗到那無盡的黑暗。》

  「誰?是誰對他做的!!」手大力握成拳,在這寂靜的空間手上的血滴到地上的聲音十分明顯。

  這時叩、叩突然出現的敲門聲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目光,連月退也抬起頭來看看是誰。

  「殿下,現在差不多該去書房改公文了。」原來前來打擾的是來告訴那爾西,吩咐傭人提醒的時間到了的在自己房間協助那爾西完成公務的奧吉薩。

  由於大家都知道要是月退突然產生其他人無法阻止的問題,第一個一定是找笵統,要不然月退經常跑去找他豈不是找假的。

  所以囉~
    
  「日、日進先冷靜一上啦。剛好紅心劍衛來了,問問看,說不定他不知道,不要小心不殺了他,壞不壞?」

  《等等這什麼反話好像是我要月退殺了奧吉薩似的還有紅心劍衛是什麼鬼,那邊的矮子和住手先生不要瞪我,我沒有要你們起內鬨的意思啊!!》

  月退聽完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笵統你到底是要我殺還不殺?」
 
        這次範統學乖了閉上嘴巴用力的搖著頭。

  「那、那伊耶哥哥你可以幫我問一下奧吉薩嗎?」月退期待的看著伊耶

      然而伊耶還沒開口,雅梅碟強先說

  「陛下,您就算不要求伊耶問,只要您要求大叔回答哪怕我死都會讓大叔開口!」

  「恩格萊爾!!我說過多少遍了不要叫我哥哥,雅梅碟你閉嘴你這帝奴,不要為了一些奇怪的是小事去死!!」

  伊耶對著月退和雅梅碟怒吼完後,轉頭對著大叔說

  「喂!還不快說那爾西的眼睛是誰做的。」

  「當然是長老團。」奧吉薩一副淡定的表情回答。

  《大叔你不要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啊!!還當然嘞!!沒看到月退的背景已經充滿黑氣了嗎?!月退,千萬不要叫沉月把長老團做成新生居民來鞭屍啊!!!》——來自笵•吶喊•統

  【關於前文中月退的心聲“他曾經是我最喜歡的人”並不是原創設定,而是作者在卷四、章六時有一段--因比武大賽而出名的月退收到了來自許多女同學的禮物而笵統問他是否有喜歡的人,月退回答說有,但非常強調曾經,但月退認為那個人並不喜歡他,因為他殺了他——所、以、囉、那個人非常明顯是那爾西,當然參雜本人的一點點私心(/ω\)】

ps:有幫助我找出錯誤的大大們等累積到一定人數在一起發喔(。’▽’。)♡


沒想到現在還能get到全新的雞絲料理
親手拆封的感覺真是太棒了(♥ω♥*)

如果(偏伊那)

                       【相當微弱的伊那成份的文】
           某日在為了解除範統詛咒的聊天會上,笵統看著正在批改公文的那爾西、明顯不耐煩的伊耶、一臉笵統你膽子真大的珞侍以及笑得像朵花的暉侍,默默握住了隨身攜帶的拂塵和阿噗求救
  

        「阿噗現在怎麼辦QQ,好尷尬!!」
  
        「飯桶本拂塵說過本拂塵要睡覺,不會死就不要找本拂塵」
  
           「快死啦!!矮子看起來快把我殺了!!快幫我找話題,還是你有什麼話題或有什麼事要問他們的」

  「本拂塵和假黑毛他們沒什麼好說的,那你乾脆問好金毛的眼睛怎麼瞎好了!!」

  「喔!阿噗問暉侍你妹的眼睛怎麼好的,等等阿噗你說那爾東的眼睛好了!!!」笵統反射性重複阿噗的話,說到一半才發現不對

  頓時在外偷聽他們說話的月退、雅梅碟……立馬撞破了門,大家的頭(除那爾西)立馬看向暉侍要他翻譯範統說的話是不是他們理解的那樣,暉侍的笑容僵在臉上不確定的問

  「範統你是說那爾西的眼睛……瞎了嗎?」

  「不對,不是阿噗說的」

  下一秒暉侍激動的搖著笵統大聲嚷嚷「這一定假的,那爾西可沒告訴他天生麗質的哥哥!!」

  月退愣了一下,看著正在處理公務的那爾西疑惑的問「……可是那爾西正在狠狠的把伊耶哥哥的軍事費用打上駁回,而且字還很漂亮欸。」

     伊耶馬上回過神來跑到那爾西面前抗議「啊!混蛋,老子字都寫完整了,你又不給老子過!!」

  那爾西揉了揉頭指了公文上幾處,皺著眉頭不耐煩道「這裡和那裡的經費我之前就已經通過,還把錢交給軍事部了,這是你們內部的問題。」

  伊耶接過公文轉頭大聲對範統大聲說「喂!你這飯桶這算那門子的瞎子,公文那有問題的知道。」

  「伊耶哥哥不要叫笵統,飯桶嘛。」

  「你閉嘴不要叫我哥哥,雖然是代理皇帝但被這麼說還是很不爽,叫他解釋清楚!」

  「是我說的,昨昨不是阿噗說的。」

  「我管是誰說的,反正給我解釋清楚!!」

  「我也贊成伊耶的話,怎麼可以隨便說殿下是瞎子!」

  「吶,夜止皇帝這可以視為夜止代理侍對落月代理皇帝的侮辱吧!這樣就可以開戰,那爾西這可以撥給我更多軍事費用吧!」

  「哎呀~笵統你也真厲害啊,幾句話就快開戰了,呵呵。」

  「珞侍你就要呵呵了,求我幫你想辦法吧!」

  「質疑一次十串錢,扣薪水還是付現啊?範統」

  「喂!夜止的不要忽略我啊!!」
  ……

  那爾西在眾人的爭吵下眉頭越皺越深,在終於忍不住的時候用力將筆狠狠的拍在桌上,頓時大家瞬間安靜下來看向他,那爾西挑著眉語氣冷冷的說

  「我是一個瞎子是件事實,但又和你們有什麼關係嗎?是與不是有什麼差別嗎?」

  隨後便起身離開了完全忘記目的聊天會完全不理會,因那爾西突然爆發而一片沈默的眾人。

 
      【大家好~初次見面~這個系列是說“這位角色如果發生這樣的事”,也就是我腦補出來的呦~考據黨就別追究了,不過可以幫我抓些錯字或對話、個性上的bug。
  會在文末寫上ID及錯誤點,來感謝!
  也歡迎各位多多表達對寫作上的意見。】

學校漫研社的宣傳單,找到陰陽師的同好了ww

高中生真是太棒了。
雖然高中的新生訓練剛好和台北的漫博會同一天,但我很慶幸我乖乖去上課^ω^
來分享下社團展覽會的戰利品~
有人認出是台中的哪所高中嗎?
我是小高一歡迎來認親ww

求文^ω^

我記得有一篇狗博n18文改名梗,好像是一開始晴明和博雅提式神可以改名,晚上博雅就去夜襲大天狗,拉燈後,隔天改名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