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逸辰

如果(偏伊那)

                       【相當微弱的伊那成份的文】
           某日在為了解除範統詛咒的聊天會上,範統看著正在批改公文的那爾西、明顯不耐煩的伊耶、一臉範統你膽子真大的珞侍以及笑得像朵花的暉侍,默默握住了隨身攜帶的拂塵和阿噗求救
  

        「阿噗現在怎麼辦QQ,好尷尬!!」
  
        「飯桶本拂塵說過本拂塵要睡覺,不會死就不要找本拂塵」
  
           「快死啦!!矮子看起來快把我殺了!!快幫我找話題,還是你有什麼話題或有什麼事要問他們的」

  「本拂塵和假黑毛他們沒什麼好說的,那你乾脆問好金毛的眼睛怎麼瞎好了!!」

  「喔!阿噗問暉侍你妹的眼睛怎麼好的,等等阿噗你說那爾東的眼睛好了!!!」範統反射性重複阿噗的話,說到一半才發現不對

  頓時在外偷聽他們說話的月退、雅梅碟……立馬撞破了門,大家的頭(除那爾西)立馬看向暉侍要他翻譯範統說的話是不是他們理解的那樣,暉侍的笑容僵在臉上不確定的問

  「範統你是說那爾西的眼睛……瞎了嗎?」

  「不對,不是阿噗說的」

  下一秒暉侍激動的搖著範統大聲嚷嚷「這一定假的,那爾西可沒告訴他天生麗質的哥哥!!」

  月退愣了一下,看著正在處理公務的那爾西疑惑的問「……可是那爾西正在狠狠的把伊耶哥哥的軍事費用打上駁回,而且字還很漂亮欸。」

     伊耶馬上回過神來跑到那爾西面前抗議「啊!混蛋,老子字都寫完整了,你又不給老子過!!」

  那爾西揉了揉頭指了公文上幾處,皺著眉頭不耐煩道「這裡和那裡的經費我之前就已經通過,還把錢交給軍事部了,這是你們內部的問題。」

  伊耶接過公文轉頭大聲對範統大聲說「喂!你這飯桶這算那門子的瞎子,公文那有問題的知道。」

  「伊耶哥哥不要叫範統,飯桶嘛。」

  「你閉嘴不要叫我哥哥,雖然是代理皇帝但被這麼說還是很不爽,叫他解釋清楚!」

  「是我說的,昨昨不是阿噗說的。」

  「我管是誰說的,反正給我解釋清楚!!」

  「我也贊成伊耶的話,怎麼可以隨便說殿下是瞎子!」

  「吶,夜止皇帝這可以視為夜止代理侍對落月代理皇帝的侮辱吧!這樣就可以開戰,那爾西這可以撥給我更多軍事費用吧!」

  「哎呀~範統你也真厲害啊,幾句話就快開戰了,呵呵。」

  「珞侍你就要呵呵了,求我幫你想辦法吧!」

  「質疑一次十串錢,扣薪水還是付現啊?範統」

  「喂!夜止的不要忽略我啊!!」
  ……

  那爾西在眾人的爭吵下眉頭越皺越深,在終於忍不住的時候用力將筆狠狠的拍在桌上,頓時大家瞬間安靜下來看向他,那爾西挑著眉語氣冷冷的說

  「我是一個瞎子是件事實,但又和你們有什麼關係嗎?是與不是有什麼差別嗎?」

  隨後便起身離開了完全忘記目的聊天會完全不理會,因那爾西突然爆發而一片沈默的眾人。

 
      【大家好~初次見面~這個系列是說“這位角色如果發生這樣的事”,也就是我腦補出來的呦~考據黨就別追究了,不過可以幫我抓些錯字或對話、個性上的bug。
  會在文末寫上ID及錯誤點,來感謝!
  也歡迎各位多多表達對寫作上的意見。】

评论(4)

热度(1)